项目管理者联盟PgMP培训->PgMP学员

PgMP玫瑰:世界五百强外企跨国大型项目集负责人杨帆

    杨帆,上海交通大学MBAPfMPPgMPPMP认证。曾担任10年以上世界五百强外企跨国大型项目集负责人。和大部分人固定从事一个行业的项目管理工作不同,过去十多年,杨帆跨了许多不同行业:包括通讯、机械工程 (EPCM)和医药等。近十年内,成功完成投资3亿投资金额多种类型项目:从工程外包、制造生产、ERP系统推广到企业战略设计和落地。

 

项目管理者联盟PgMP学员:杨帆

世界五百强外企跨国大型项目集负责人

 

表面看起来这些行业和项目之间毫无关联,然而,多年实践经验下来,互相之间多有借鉴和互通。在机械工程行业,除了管理国内大小外包商、统筹不同国家设计和生产团队之外,项目沟通的重点部分还有几大政府部门:出入境外汇管理局、税务局和海关等。这段经验,促进我加深熟悉和解读和各类政府部门政策,逐步学习如何和他们打交道,如何严谨准备审批材料、灵活应对日常沟通、领导视察和突击飞检。转换到医药行业之后,这项实践出的技能,帮助我快速获取医药行业趋势、了解政府动向和理解各不同事业单位要求重点和潜在需求。这是在分级诊疗、精简医药行业渠道利润的大趋势下,保证医药战略项目的方向不偏移的一个先决条件。

 

大型机械工程项目,对成本和进度控制有着极高的要求。有时候三天的延误带来的都是动则上千万人民币的巨额损失。由于项目收入承担全公司的运营成本,我需要严格每周追踪项目的进度,严格控制预算及成本。工程项目的成本需要从项目集开始,向下囊括所有项目的风险预算、成本支出、每个子项目的人口成本、单个工作包的原料费用等。也是这段实践的过程,通过与不同国家设计和生产团队的合作和学习,让我学会了如何从成产原材料的物料成本开始,一层一层向上一直推演到整个矿场工程的全部预算和开支。外企强烈依赖ERP系统也是由于他们这种科学控制的习惯导致。这些实践,帮我在医药公司设计渠道管理项目中,对一个三年投资的项目集做出了准确的预算设计。同时,项目中涉及对接所有渠道经销商ERP系统的时候,面对数百种各式ERP和记账系统,我不仅没有觉得纷乱,反而异常熟悉和亲切。

 

项目大体上有两种类型:一种是有规定流程的重复性项目:例如研发、模块化设计和生产,小到设计一套本地一日游路线、大到三十年设计建造核电站;一种是从无到有设计出一套完整管理体系的项目:例如新战略设计和落地、PMO建设和公司治理结构的建立等。

 

当项目的范围变广、复杂程度加深时,项目集中也会出现混合嵌套的情况。项目管理工作人员,随着基本功的夯实,从承担第一类项目为主,会慢慢过渡到第二类项目。但是面对第二类项目从无到有的建设,偏好安全感的人类本性,本能反映是回避的。这也是第二类项目工作更加具有挑战,从事者数量少的本质原因。多行业的背景和融会贯通,帮助我克服“创新”的恐惧,逐步从第一类项目过度到第二类项目。第一类项目更多的是流程和质量的控制,即“正确地做事”,而第二类则是对企业变革的管理和把握,即“做正确的事”。

 

经常有人问我一个问题:PMP证书有没有用?”这不禁让我想到“大学证书有没有作用”这个恒久的话题。我的答案是“不实践,就没有用”。在任何行业,取得证书前的系统学习,对个人掌握是大有裨益的。这样缩短了自我摸索的时间,让你站在前人经验的肩膀上,站得更高、望得更远、需要摸索的道路更平坦。但是,理论的落地,除了记忆行业最佳实践和书本上的教条外,更重要的是实践:不仅是个人实践、还需要在直面压力的情况下,和团队一起坚持实践。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:实践、实践、实践。

 

大众往往有固有认知:“项目管理”这种需要在纷杂技术难点、复杂人际关系和琐碎细节中,同时追求时间、质量和成本的工作不适合女性。但,从我自身的经验来看,恰恰相反。正是女性自带抗压和坚毅的这两点属性,在快节奏和高强度的项目管理过程中,更能保证其把握项目战略目标,坚持实践,克服重重难关。与此同时,女性擅长发挥的右半脑做形象思维和完形感知,能快速合成外界信息进行复杂运算,这种特有的多线程处理功能,正好和项目中需要多线程掌控各大小类型不同事项匹配。

 

相信,项目管理也是女性就业的一个良好发展方向。